随着大国空巢愈演愈烈,生娃已提升到国家大事的高度。近日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发文呼吁:“生娃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,也是国家大事。”

  巧合的是,中国邮政近日发布2019年(猪年)邮票,邮票中的一家子由两只大猪和三只小猪组成,引发诸多猜想。有外媒表示,这是中国将放弃生育控制的明显迹象。此前,两个猴宝宝的猴年邮票就曾预示了中国在2016年取消独生子女政策。

  不过,也不一定邮票上印什么,现实就是什么,毕竟12年前的猪年邮票上印了5只小猪。

  尽管如此,近期诸多迹象均表明,高层希望放开中国计划生育的想法十分明显。不过,被教育成本、高房价、稀缺看护资源等掣肘的年轻人恐怕并不愿意生。

  多地出台人口政策

  近年来,我国放开生育的政策陆续实施,但效果并不显著。《人民日报》也在文章中指出:“为保证鼓励生育政策的落地,有些省份都表示要在鼓励生育上制定政策,这无可厚非;但更应该注意的是,要把政策落到实处,而不是画饼充饥。”

  如今多个省份已经迫不及待推出了鼓励生育的相应政策。

  例如,天津市提出对符合二孩政策的职工增加30天生育津贴;湖北宜昌按照“限额内报销”办法“对合法生育第二个及以上孩子的对象,落实住院分娩基本生育免费服务,城区按每例2500元标准”;湖北仙桃全面实施基本生育免费服务,生育二孩可获1200元补助;新疆石河子市对生育二孩的家庭,可领取顺产500元/户、剖宫产1000元/户的住院分娩补助,二孩0岁至3岁期间,每户还将给予适量奶粉补贴。

  6月29日,陕西省也提出要“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,出台鼓励生育措施,通过对生育进行补贴奖励等方式提高生育意愿”。

  近期最引发关注的当属辽宁省的生育优惠政策,7月5日,辽宁省政府印发《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(2016年~2030年)》,提出将完善生育家庭税收、教育、社会保障、住房等政策,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,减轻生养子女负担。

  人口减少负面效应凸显

  上个世纪80年代,计划生育被列为中国的基本国策,提倡“晚婚、晚育、少生、优生”。1973年开始,中国在全国正式实行“晚、稀、少”的计划生育政策。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以来,中国有效控制了人口增长。

  然而,进入21 世纪后,我国人口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,我国人口的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增长过快,而是劳动力持续问题、老龄化问题、人口结构性问题等,这也是上述多省推出人口政策的重要背景。

 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,人口最直观的减少出现在2017年,中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,比2016年减少63万;人口出生率为12.43‰,比2016年下降0.52‰。

 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,从人口结构占比看,劳动力人口数量从2001年开始出现了逐步下降,15-64岁青壮年人口占比从2011年的74.4%下降到2017年的71.8%,与之对比,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占比则从9.1%增加至11.4%。

  《大国空巢》作者、人口学家者易富贤表示,即便现在完全放开计划生育政策,将生育率稳定在1.2,那么到2050年、2100年,中国总人口也将降至10.8亿、4.8亿。

  易富贤称,中国人口减少带来的负面效应已经越来越明显。计划生育使中国人口快速老龄化,中位年龄从1980年的22岁提高到2015年的38岁,并将继续增加到2030年的46岁、2050年的56岁。

  更为深远的,过去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人口优势,面对逐渐消失的人口红利,中国一直以来的经济模式将受到极大挑战。

  年轻人为什么不愿意生娃

  比较尴尬的是,即使国家完全放开生育政策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不愿意生了。

  这背后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养孩子太太太太贵了。

  早在2011年《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》中:中国平均每个家庭,教育支出为23000元人民币(约4000美元),而74%的家庭年收入低于40000元人民币。其中36%家庭,低于10000元人民币。

  除去教育支出之外,还有房子这座“大山”。对很多年轻夫妇来说,大城市高企的房价是“生命不能承受之重”。有网友无奈地称,“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”。

  易富贤称,“房子正在‘碾压’孩子”,中国是以养3个孩子的成本只养了1个孩子,成本是全世界最高的。

  除了教育成本和房价外,人口学家、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指出,中国目前养育小孩的痛苦指数极高,在中国养育孩子,除了需要承担高昂的直接经济成本,还面临越来严重的看护困难,相对于其他国家,中国的托儿所奇缺。

  按照上海教育部门的统计,2016年,上海地区独立设置的托儿所只有区区21所,托管人数仅4342人(幼儿园为56万),相比10年前反而减少了63%(幼儿园增加86%,民办幼儿园更是巨增约298%)。

  难怪有网友表露心声:“不是我们不爱孩子,而是非常遗憾,我们生不起,养不起,要不起。”

  应真金白银鼓励生育

  提高生育率已经不是完全放开生育政策就能力挽狂澜,这个问题必然需要国家整体上给予政策倾斜,对家庭进行个税减免甚至补贴,并增加婴幼儿抚育资源的供给。

  梁建章表示,相对于其他低生育率国家,中国在扶助养育家庭方面的投入远远不够。相比之下,俄罗斯一方面宣传“生娃是国事”,把每名妇女生育至少3个孩子定位为“爱国责任”,但更重要的是也拿出大量的真金白银大力鼓励生育。

  根据他的分析,大部分低生育率国家将GDP的2%到5%用于鼓励生育。照此标准,中国至少要花2万亿来鼓励生育,具体方式可以是税收减免和现金补贴。

  税收减免或发放现金补贴,实质是把从所有纳税人那里收集的税款,转移支付给有孩子的家庭。现代社会,用所有纳税人的钱去抚养老人和小孩,而一般来说,抚养老人的支出要远远大于教育支出。养老社会化就意味着用所有年轻人的钱养所有老人,包括那些没有小孩的老人。现在多生一个小孩,是为未来的养老基金贡献税源,所以现在让社会承担一部分抚养小孩的费用是公平的。

  此外,大量年轻人不敢生育二孩的重要原因之一是,看护孩子的时间和精力成本高昂,这特别体现在孩子入托、入幼、入学的困难上。尤其是未满三岁孩子的托儿服务严重缺乏。在这方面,政府有必要直接或者牵头兴建大量的幼托中心,并把学前看护纳入免费的义务教育范畴。

  梁建章指出,总之,“生孩子是国事”不能仅仅停留在惠而不实的语言上,更需要推出大力鼓励生育的措施来切实减轻养育家庭的负担。

  本文仅供投资者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